下拉阅读上一章

五十五 大竹哥哥

  

楚娇儿跟着张大竹绕到了山后,顺着一条小道来到半山腰。

这里是一片坟地,也是张家村的祖坟,张家人世世代代都葬在这里,所以如此一片的坟头到是有些惊人且惊悚。

这时,张大竹停在了一座坟头前,前面有一块木头刻的碑。

上面写着:大伯张辰之墓。

这个墓碑应该就是张大竹立的。

看着大竹的神色比起平常多了几分深沉,眉眼中也少了平日的憨傻,一双眼睛始终注视着那个墓碑。

楚娇儿看着他,想开口说几句,但是几次开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这么看……他应该已经有三年没有来看他大伯了吧……

张大竹从小没有父母,或者说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,之后张大竹就一直跟着张大伯生活,张大伯为了养这个孩子也是一生没有娶妻。

张大竹这手艺活也都是张大伯传授的,在张大竹之前,这张大伯是村里唯一的木匠,但是张大伯为人有些阴沉,对谁都爱答不理的,虽说是个木匠,但是这心气也是极其高傲。

听别人说,大竹以前是可以说话的,可是小的时候跟着张大伯出了一次村后这张大竹就不能说话了,大伯说大竹得了病所以哑了,再之后张二伯就负伤回了村。

看着眼前的坟墓,楚娇儿后退了一步,从篮子里拿出了贡品以及几柱香。

“大竹。”她看向他:“过来拜拜吧。”

时隔三年,因为她的原因,这家伙一直没有来看过他大伯……

张大竹闻言转头看向她,却见他摇了摇头。

他只是从楚娇儿面前拿起了三炷香。

大伯去世的时候曾说过,在他死后,他绝不能跪在他的坟前!而且永远都不能跪在他的坟墓前。

就算是哭丧,也不允许跪。

他不明白,不明白为什么别人家可以跪去世的长辈,可是大伯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让他跪……

楚娇儿疑惑地看向他,对方将三炷香差劲香炉里,又将那些点心摆在了前面,之后拿出了一个酒坛。

这是用之前媳妇儿给他的钱买的,上好的女儿红,大伯最爱的一口。

虽然大伯养育他十多年,可是大伯总是对他十分疏远,甚至在某些时候,他看自己的样子不像是看自己的侄子,而是透过他再看另外一个人一样……

他不明白,他有太多的不明白,可是他也都照做了。

所以至今,他都不曾跪拜过大伯……

面前的大竹是楚娇儿不曾见过的。

原本看上去单纯憨傻的男人此时看上去心事重重,好看的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,眼中是一片沉寂的浓雾。

这一刻,楚娇儿突然觉得眼前的人好陌生……

这时,张大竹转过身来看向她,突然露出了一副笑容然后打着手语:好了媳妇儿,咱们回家吧。

楚娇儿见状看着他,又不由看向坟墓。

不来跪拜一下真的好吗?好歹是自己长辈?

楚娇儿走到坟前,将那黄纸拿了出来,随后拿出火石将那些黄纸点燃。

“这东西多烧点给你大伯,这样大伯在下面也好宽裕些。”楚娇儿轻声说道。

张大竹闻言不由蹲下去拿起一沓黄纸,学着楚娇儿的样子烧了起来。

接下来楚娇儿的举动让他愣住了,只见楚娇儿双腿跪在坟前,看着那墓碑道:“大伯,对不起,我现在才来拜见您,以前是我不好,让大竹这么些年都没能来看您,但是以后请您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待大竹,绝对不会再欺负他,再让他受委屈。而且现在大竹也出席了,可以做犁耙卖钱,家里都富裕了好多,您在那边就放心吧。”

说完,楚娇儿对着坟墓轻轻的磕了一个头。

虽说她是现代人,但是从小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,对于死者为大这件事是深刻铭记的。

而且张大伯独自一人养育大竹,甚至为了大竹终生不娶……这等魄力就算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少有的,这样的男人,她是尊敬的。

拜完,楚娇儿站起身来对着张大竹伸出手。

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不跪他大伯,但是看这家伙的神色就能知道,一定是有其他不能跪的原因。

“大竹,咱们回家。”

张大竹牵住那只手,露出笑容点了点头。

原本楚娇儿想翻过山想采点荠菜和山蘑菇的,毕竟这个季节正是时候,而且现在正是捉知了猴的季节,一想到那种高蛋白生物放进油锅里炸酥,然后出锅撒上盐粒……那味道……一个字!香!

念此,楚娇儿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。

但是还没开始行动就被张大竹拽下了山,从山底下又绕到了山前。

“大竹!我就采一点而已,没什么危险的!”楚娇儿仰头苦着脸看着他。

有的时候这家伙还挺霸道。

张大竹摇着头打手语:不行!咱们身上没有防身的东西,不能去!

“哎呀!这是大白天的,有什么危险的。”楚娇儿想要力争一下。

对方抿着唇依旧不答应。

就在这时,一道清凉的声音打破了两人的僵持。

“大竹哥哥!”

楚娇儿闻声眼皮猛地跳了一下。

张大竹闻声眼皮也跟着跳了一下。

只见远处站着一名少女。

这少女穿着一身淡红色的袄裙,头上挽着两个小包子,看上去俏皮又可爱。

这位正是村长唯一的女儿——张小丫!

听说前段时间去她舅舅家呆了些日子,怎么今儿个回来了?

楚娇儿看到来人一时头疼。

“大竹哥哥!小丫回来了!”张小丫一蹦一跳的来到张大竹的面前。

小丫头虽说不上漂亮,但是皮肤却不错,眼睛也很大,看上去有一种可爱的感觉,而且听说刚过了及笄之利,算是个大姑娘了。

但是唯一不太好的就是,这家伙对她家大竹可谓是纠缠不休。

而且不仅如此,这丫头更是伙同张月月一个劲的给原身找不痛快。

“大竹哥哥,你今天是去后山了吗?”张小丫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张大竹。

后者木讷的点了点头。

楚娇儿笑道:“是啊,今天大竹他大伯忌日,我和大竹上山去祭拜一下。”

“我没和你说话!”张小丫突然横眉看向她。

见此,楚娇儿只得笑了笑,行吧,这小丫头不好惹,她还是少说话吧。

但是张大竹却一把把楚娇儿抱在怀里,打着手语:不准欺负我媳妇儿!

张小丫看着张大竹比划着手,像是在表达什么,但是她并没有看懂。

“大竹哥哥,你在比划什么呢?”张小丫困惑的看着他。

张大竹闻言收回手转头看向楚娇儿。

楚娇儿见状叹了口气道:“他很高兴你回来。”

张小丫怒视着她:“我没和你说话!你闭嘴!”

呵这臭丫头!

张大竹顿时黑了脸,拉着楚娇儿就走。

但是张小丫忙跟了上去,而且一把抱住张大竹的手臂:“大竹哥!我都好久不回村子里了,你带我在到处逛逛呗?”

我去!明目张胆的勾引有妇之夫啊!

这楚娇儿忍不了!

这绿帽都直接让对方扣头上了!

“小丫啊……”楚娇儿刚一开口,对方立马张口回怼:“你不说话难受是不是?以为自己县令千金就各种欺负大竹哥!我告诉你!大竹哥早晚会把你休了的!”

听到这话,楚娇儿笑了起来,反倒是大竹一脸厌烦起来。

谁说他要休媳妇儿?!

他媳妇儿这么好他才舍不得休!

这丫头怎么说话越来越没大没小了!?

“小丫,这大竹休不休我先不说,但是现在来说,这大竹还是我相公。”楚娇儿把张大竹拽到一边。

这小丫头也是被庆婶惯得!

就算是当时的楚娇儿都镇不住她。

“你真恶心!”张小丫一脸嫌弃的看着她。

“过奖。”楚娇儿眉头一挑,对于她的话她只当是对方还是个孩子。

她好歹是是个成年人。

不能跟中学生计较。

“楚娇儿,你不要太不要脸!你不喜欢大竹哥哥你就离开这里!为什么你非得霸占着大竹哥的家,还搞得村里乌烟瘴气,你还有脸说大竹哥哥是你相公!?我呸!你配不上大竹哥哥!”

“张小丫,我在跟你说一句,我配不配得上的,这张大竹都是我男人,你这辈子别想!”楚娇儿说完头一甩,拉着张大竹就往家走。

“楚娇儿!你等着!我觉得不会再让你欺负大竹哥哥!”张小丫的声音在后面回响着。

不过楚娇儿依旧大摇大摆的往家走。

呵!她还不信这小丫头片子还真能有多大能耐!

这么一闹,楚娇儿把上山捉知了猴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。

一想到刚刚那熊孩子的发言楚娇儿就觉得一阵好笑。

还真是龙生龙,凤生凤。

这庆婶的孩子当真是继承了她那泼辣的性子。

而一旁的张大竹始终勾着唇角,他媳妇儿说他是她男人……是她相公……

这种感觉……好好诶。

还不等大竹继续回味,楚娇儿一巴掌打了过来:“傻笑什么呢?快回家!”

张大竹顿时回了神,不过还是嘿嘿的笑着,推开大门,夫妻两一前一后的进了院。

最近消停了的张太婆家中。

张月月穿着朴素的布衣,如今那些衣裙全都还了回去,那些银子还有那些嫁妆什么的都还了回去。

现在她只觉得日子过的一日不如一日!

反倒是那个贱女人的家里……过的那叫一个红火!又是卖犁耙,又是卖咸菜,现在全村都等着她的那个辣椒,而且人家前几天都把自己家的院子和屋都修了一遍,土墙都换成了石砖,还在院子里弄了个菜园子!

再看看自己?

如今就连隔壁村的阿六都开始嫌弃她了……

再这样下去,她还怎么嫁个好人家啊!

“月月!月月!”张小丫大腿一迈。

张月月闻声先是皱了下眉。

张小丫?这丫头怎么回来了?

但是很快,她起身走了出去,在看到张小丫后顿时露出一副伤神的样子:“月月!你回来了!”

张小丫看到她后愣了一下,不由问道:“月月?你怎么穿成这样了?你之前的那些裙子呢?”

张月月闻言更是委屈了起来,她小声道:“没事……你怎么回来了?在舅舅家过的还好吗?”

“不行!你快告诉我!是不是那个楚娇儿又欺负你了!”张小丫皱起眉道。

张月月不由点了点头:“你都知道了……”

“果然又是那个贱女人!我这才离开几天,大竹现在被她欺负的都不敢多说话了!你都被欺负成这样了!”张小丫用力的锤了一下手。

张月月心里暗道:那哑巴本来就不会说话。

“不行!这口气我憋得慌!我一定要好好的出口恶气!”张小丫一脸怒气的说道。

“不了吧……现在你爹还有二伯都给他们撑腰……”张月月为难道。

“我就不信了!”张小丫拧着眉,突然,她抓住张月月的手道:“我有个办法!”

“什么办法?”张月月问道。

张小丫笑道:“你附耳过来……”

五十五 大竹哥哥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