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二十七 庆婶的厌恶

  

最终,楚娇儿把耕具的价格定了下来,一两银子还是有点少,十两银子有太多,村民肯定是不会买的,所以最后楚娇儿决定给耕具定价三两。

除去料钱,手工钱,这一个耕具能挣一两银子。

这张大村大大小小一百多户人家,如果有一半来买这个耕具的话,起码能挣个五十两。

而这五十两,足够她和大竹两个人用好几年的了。

目前关键是要怎么让村里近半数的人家来买他们家的耕具。

第二天一早,张大竹弄来了木料和犁头准备开始给村长做耕具,所谓一回生二回熟,这做木活也差不多。

本身张大竹做东西就精巧细腻,而且记忆力还好,所以第二份耕具没有两天就做了出来。

这速度让楚娇儿都不由惊叹,这家伙要是去大城市里做木活,那还愁挣不到钱?光这个做工速度和这个手艺就让平常木匠比不上啊!

这原身可真是糟蹋了这大竹一手的好技艺!

一想到原身对张大竹的所作所为,楚娇儿都觉得替张大竹冤屈!这娶了个什么老婆?就是以祖宗,一没素质没脑子的泼妇。

当然,骂完原身之后还是得好好的对待自己,谁让自己摊上了这么个身子呢。

这天一早,楚娇儿跟着大竹扛着耕具走出了家门准备送去村长家。

期间张二伯来看过一次,当时大竹忙着做工没注意,楚娇儿顺便把价钱告诉了张二伯,倒是意外得到了张二伯的赞赏。

三两银子,够普通村民吃用半年,但是如今太平盛世,每家每户也都攒了不少积蓄,所以三两银子说多,在如今的盛世之下倒也不显得多,而且对于大竹的手艺,村民们也都是有目共睹的。

所以说,这三两银子也正正好。

“村长,您在吗?”楚娇儿站在门口喊道。

只见屋里走出来了一个妇人,那妇人年过半百,正是村长夫人——庆婶。

也是村里最爱嚼舌根子的妇人之一。

三不五时的就跟村里的其他妇女聚一块说闲话。

而其中,说的闲话最多的当属她楚娇儿了。

庆婶在看到楚娇儿顿时破口大骂:“谁让你来俺家的!滚!俺家不欢迎你!”

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房门口拿起扫帚想要把夫妻两赶走。

好在村长及时出现,叫住了庆婶:“老婆子!你做甚!”

庆婶看到村长后怒气更胜:“你居然还敢帮这狐狸精!是不是让这狐狸精给勾引了!?”

“说什么荤话!今天这夫妻俩是来送我要的犁耙的!什么狐狸精!?”村长让庆婶说的隐隐有些怒火,但是惧内的他到底没敢太明目张胆的表示出来。

“别在这捣乱!给我回屋去!”村长烦躁的说着。

而庆婶却不依不饶了起来:“好啊!张守参!你这是嫌弃俺了!?”

“庆婶!”看着老两口相互红了脸,楚娇儿不得不开了口:“我不进去,就在这门口呆着,今天我是陪大竹来送犁耙的,之前村长叫二伯给我们说做一份犁耙送过来,今天做好了就送过来了。”

张守参闻言看向楚娇儿:“这么快?不是说一个月吗?”

“是一个月,不过当时大竹也是一边想着一边做的,成品做出来后,第二件也就用不了多少功夫。”楚娇儿面色恬淡的说道。

一旁的张大竹抿着唇没有说话,然后走到院子里将耕具放下又走到了楚娇儿身边。

“好,你们先别走,老二给我说了,一个犁耙你们卖三两,我去给你们拿钱。”

“什么?三两!?不就一个破犁耙居然卖三两!?”

二十七 庆婶的厌恶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