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十九 怪我任性

  

“大竹媳妇,这张李氏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村长张守参坐在高位上看着楚娇儿。

不过后者更是哭的凶狠起来:“舅母说是……那就是吧!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,为何要如此对自己的侄女这般!为何啊!!”

楚娇儿觉得今天哭的有点过量了,这眼泪有点不太够用了,基本只能靠音量来撑场了。

一旁的张大竹心疼自己的媳妇儿,不管媳妇儿做过什么,那都是以前的事情!现在的媳妇儿对他很好!他只要现在的媳妇儿!

“行了!别给哭了!哭的我心烦!”张守参更是烦躁了起来。

一旁的张二伯问道:“据我所知,那陈卿便是之前你非要强嫁的书生,而且大竹家原本还算富裕,怎么如今却如此破落?”

楚娇儿闻言,擦泪的手顿了一下,随后她将眼泪擦干净,露出一丝苦笑:“那您可知,当初父亲给娇儿的嫁妆如今在哪里?”

张二伯看着她,神色莫测。

“娇儿自认为对外婆,对舅妈全心全意,当初娇儿不愿嫁到这里,所以任着自己的性子在村里胡作非为,可是娇儿将自己全部的家当都给了外婆和舅妈,因为当时表哥进京赶考,需要一大笔盘缠,而外婆家就三个女人,农活自然是不比其他家干得多,所以娇儿把自己身上的银子都补贴给了外婆,就连那嫁妆,也……也……也一并给了!”

楚娇儿说的很为难,好似不情愿一般。

张守参见此问道:“那照你的意思,是你姥娘和你妗子拿了银子翻脸不认人?”

“不……不!不是的!是我!怪我!是我不好!不怪他们!”楚娇儿低下头去:“是我当初不该一味的任性,那陈卿我后来是见过几次面的,可是那是因为陈卿现在在我父亲家当差,而我每次回娘家的时候都免不了要见到……所以这才让舅母和外婆误会了……”

张守参捋着自己白花花的小胡子:“据我所知,你这三年来,回娘家的次数到并不多……”

那可是!这原身的父亲本身因为当初的事情就不待见自己闺女,再加上家里还有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后妈!

要不是原身为了见那破书生……为了要生活费,这原身其实也回不去。

不过这件事必须要就此解决,不然容易生后患!

“这倒是……”张二伯沉思起来。

这楚娇儿在张家村娇纵惯了,但也是因为曾经是官家小姐,下嫁到他们张家村,嫁给不会说话的哑巴,一般女人基本都受不了。

而且从今天的事情看去,是这张太婆和张李氏做的不妥,拿了人家种地用的犁耙,还不还给人家,还把人家打了。

不过张二伯并不知道,楚娇儿除了脸上挨了一巴掌外,其他伤基本上是她自己爬坡伤到的。

“村长!俺这里有证据!!!”突然,张李氏从内屋走了出来。

楚娇儿闻言看向她:“舅母!您当真要如此决绝,将侄女逼到无路可走吗!难道你逼死侄女一次不够,如今还要逼死侄女第二次吗!”

“你胡说!俺什么逼死你了!”张李氏大骂道:“你别往俺身上泼粪!”

“难道不是!你拿着自以为我和陈卿有奸情的证据,拿着父亲给我的断绝亲缘的手书,对我说,如果我不把父亲给我的最后一笔钱拿出来就把这件事捅出来!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才撞墙!可是如今!那钱你们已经得了去了!为什么还要苦苦相逼!为什么啊!!!”楚娇儿趴在地上,身体在颤抖着。

不行了,这戏演的太尼玛累了,她这都喊了快半个个时辰了,她得趴着缓会。

一旁的大竹见状跟着一块跪了下来,然后用力抱住楚娇儿。

村长和张二伯看到张大竹对楚娇儿的态度都怔了一下,要知道,从前的张大竹只有怕的份,何曾这般亲近自己媳妇儿?

十九 怪我任性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