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拉阅读上一章

三十四 话可不能乱说

  

“大竹,你快回去吧,这里交给我就行了。”楚娇儿推着张大竹,但是后者屹立在田地里,推着手中的耕具,像一头牛一样,对楚娇儿的话完全不予理会。

见此,楚娇儿不由道:“你还得回家给村民做犁耙,咱们可是收了定金的。”

终于,张大竹转过身做着手势:晚上。

“那怎么能行,快听话,回家去。”楚娇儿意图将大竹手里的耕具抢过来。

但是他头一扭,继续推动着耕具。

看着张大竹的一意孤行,楚娇儿有些无奈。

“这样吧,上午你帮着我一起,下午回家做犁耙,行吧。”她做出了让步。

后者闻言看着她,思索了一下又摇了摇头。

“张大竹!你再不听话我生气了!”楚娇儿不由加大了音量。

这耕具的事情耽误不得,毕竟收了人家的银子。

听着楚娇儿的声音,张大竹的身体莫名抖了一下。

然后放下手里的耕具站在一旁低着头。

那模样让她更是无奈了起来。

“大竹,你听话,回家去做耕具,你早点做完了咱们就能多一些收入,这地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,我不会真的累到自己的。”她放缓了语气轻声安抚着。

后者怯怯的看了楚娇儿一眼,然后小心翼翼的抓着楚娇儿的衣袖,做着楚娇儿之前交给他的手语:那你早点回家……

说到底,他还是有点怕他媳妇儿,毕竟他媳妇儿真的发起火来,还是很吓人的。

看着张大竹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后,楚娇儿莫名笑了起来。

“真是个傻子。”可就是这么个傻子,却给了她一种温暖,让她觉得,这个世界里,她不是孤身一人。

楚娇儿深吸了一口气,扶起歪倒的耕具,今天再耕三亩地,把辣椒种上去后就可以了!

等到楚娇儿忙完地里的活后,天边的阳光已经西沉,田地在余晖的照映下一片金黄,远处的山颠遮住了一半的太阳,天空的云朵也透着红色的霞光,一切都是那样的岁月静好。

可是走在小路上的楚娇儿却愈发的感到落寞。

这种小路是她二十经常走过的样子,爷爷经常和村里的大伯一起在村口下棋,大树荫下摆着一个石桌,一副棋盘,一下就是一下午。

而如今,她重生到这个世界,成为这个世界的楚娇儿……

一切都变了,而她此生也回不去了。

“楚娇儿?”

陷入思绪的她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一道较弱的声音。

她闻声看去,只见张月月依旧穿着贴合靓丽的襦裙,头上插着原本属于原身的头钗。

之前张月月不情不愿的把嫁妆送回来,原身嫁妆有不少东西,毕竟是县令千金,这嫁妆自然是寒酸不了。

但是这三年,张太婆一家把原身的嫁妆花得所剩无几,送回来的东西也不过是嫁妆的三成。

不过现在看来,这张太婆和张李氏还是偷偷留了不少在自己口袋里。

楚娇儿微微勾起嘴角:“表妹啊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在这?”

只见张月月神色有些慌张,随后道:“我在这里关你什么事!到是你,放着大竹哥在家,自己不回家,是不是又去见你情郎了!”

张月月以为后面的话能让面前的人慌张起来,却不曾想对方气定神闲的理了一下头发道:“表妹,这饭可以乱吃,可这话可不能乱说。”

“呵!是与不是你自己心里自然明白。”张月月冷哼一声:“我看,你那情郎估计也不要你了,你现在又不是千金小姐,还是个有夫之妇,人家哪里还会再要你这么个破鞋!”

三十四 话可不能乱说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